橡胶地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橡胶地垫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名城保护专家凤凰就是假古董手表

发布时间:2019-11-18 16:12:11 阅读: 来源:橡胶地垫厂家

名城保护专家:凤凰就是假古董

至少是与凤凰并列的“中国最美两个小城”,为什么长汀在中国旅游格局中默默无闻,而凤凰则让游客控制不住飞奔的脚步

湖南凤凰是一个神奇的城市。

她的奇,不是奇在“边城”本身,而是奇在奔涌不绝的游客。

凤凰县政府最新公布的数据说:自门票事件之后,4月10日至10月22日,凤凰县游客549.83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43.34亿元,门票收入1.36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6.83%、18.16%、45.38%。

这是一群不怕打、不怕骂、不怕贵、不怕垮桥、不怕淹水、不怕没有公共厕所和足够垃圾桶的游客。他们飞奔而来,来看被专家痛批的“假古董”。

这个结果是个滑稽的悖论,有些耸人听闻,而且,很残忍。这是真的吗?

前仆后继、飞蛾扑火

先说“打”。2011年10月,19名重庆游客在凤凰古城遭到当地30余人围殴,在警察到达后,凶手仍然试图殴打游客,救护车则向重伤员索要了6000元。这只是凤凰众多游客被打事件中的一起,几乎每一年,都有类似的殴打新闻传出。

再说“骂”。因为前面说的殴打事件,2012年3月20日,凤凰古城景区经营权所属公司的董事长叶文智,前往重庆召开“主题推介会”。在向重庆人“道歉”之后,叶文智被媒体曝出这一言论:“有些游客简直就是猪。”

“游客是猪”论被广为传播,但就在这一年,凤凰的游客继续大幅增长,2012年比2011年增加了90万人,2011年则增加80万人。(2010、2011、2012三年的游客数量分别为520.06万、600.14万、690万)

再说“贵”。到了2013年4月,凤凰县政府推出了“148元门票”新政,结束了古城免票时代,也将与古城公司的矛盾公之于众。比如县长就责怪凤凰古城搞了十几年,居然没有像样的公共厕所,垃圾桶也不够。

全国一片哗然,以至于国务院副总理汪洋要专门听取有关凤凰门票的报告。

门票新政推出不久,5月1日晚,凤凰县一跨河吊桥桥墩断裂,桥面坍塌,37名参加篝火晚会后返回旅馆的游客落水。

逃离凤凰,用脚投票,商家“有房”,全城求客……消息不断出现。但是,最新的旅游人数统计表明,增长速度仍然不减。

这就是凤凰的神奇,更是凤凰游客的神奇。

600多万人,不远千里,前仆后继,将沱江挤到只能看见人的后脑勺,将旅游人数不断刷新,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

旅行的一大魅力,在于让迷失自我的人找到自我。但是,正如一些网友所感叹的,凤凰,是一座“让找到自我的人迷失自我,让迷失自我的人更加迷失自我”的城市。

一定有谁错了。如果不是凤凰错了,就是舆论错了。

“长汀之问”

凤凰,并不一定就是今天的样子。她最好的参照系,是福建长汀。

上世纪30年代,新西兰著名作家路易·艾黎曾经说过:“中国有两个美丽的小城,一个是湖南的凤凰,一个是福建的长汀。”

但,长汀走上了另一条路。

2010年3月3日,福建龙岩市委常委、秘书长饶作勋率市委办同事考察了凤凰古城。他在赞叹凤凰旅游业成功的同时,也表示了心有不甘。在饶作勋看来,龙岩所辖的长汀,“千年古城、客家首府、革命圣地三位一体”,是凤凰远不能比的:

“长汀早于凤凰被评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连片历史古街区、古民居、古庙宇达3.5平方公里,是凤凰古城1.5平方公里的两倍多。”

“就历史而言,凤凰历史上是县治小镇,县治原在黄丝桥镇,清康熙三十九年才将凤凰县治设在现在的古城所在地,凤凰的古城墙始建于清代(1715年)。而长汀自盛唐到清末均为州、郡、路、府的治所,气势恢弘的古城墙始建设于唐代,有独特罕见的唐宋古井“双阴塔”及汀州试院、汀州文庙、汀州府城隍庙、天后宫等一大批文物古迹。唐代宰相张九龄、世界法医鼻祖宋代长汀知县宋慈、宋代民族英雄文天祥、清代学者纪晓岚等在这里留下深深的印痕。”

“长汀还是客家首府,是客家人最具有代表性的聚居地之一。汀江是客家母亲河,长汀正成为世界客家人心目的“麦加”。长汀还是当年中央苏区的经济中心,被誉为“红色小上海”,同时也是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的出发地之一。”

“就交通而言,凤凰位于湖南西部一隅,公路崎岖,距铁路站点远,对外交通条件较差。而长汀交通优势明显,公路、高速公路、铁路等交通网络完善,附近还有机场。”

至少是与凤凰并列的“中国最美两个小城”,为什么长汀在中国旅游格局中默默无闻,而凤凰则让游客控制不住飞奔的脚步?

这实在是中国旅游的“长汀命题”。

谁的路走对了

答案,首先要到2001年去寻找。这一年,凤凰县将古城50年经营权以9.3亿元转让给黄龙洞公司,每年经营收入的2%作为文物保护和维修经费。

黄龙洞公司的董事长叶文智,是中国景区经营权出让的第一个试水者,他随后成为全国人大代表,并获连任。

在长汀所在的福建省,虽然也有一半的景区实现了经营权出让,但却是全国第一个呼应建设部叫停经营权出让的省份。2009年11月9日,福建省政府发出通知:禁止出让世界遗产和风景名胜区门票专营权,已经出让的要在2010年6月30日前全部收回。

在紧邻长汀的连城县,有一个国家级4A景区冠豸山,就被视为经营权出让的典型。在多个部门的跟踪之下,2012年3月22日,该县政府发布公告,正式接手冠豸山风景区的经营管理,预支付冠豸山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合作方补偿款6000万元,剩余补偿款依据司法机关生效裁决结算,多还少补。

这个收回行动,虽然没有按照省政府规定的时间完成,终究还是完成了。 当本刊记者联系该县县委书记欲就此采访时,被答以“话题太敏感”而婉拒。

在饶作勋的建议中,像凤凰一样引进战略投资者,是可以借鉴的。不过,很显然,目前不仅福建省,各地都出现了一股地方政府收回经营权的潮流。今年的凤凰门票事件背后,亦有政府与古城公司博弈的背景。长汀要重走凤凰之路,怕是很难了。

长汀和凤凰,谁的路走对了?在饶作勋作调研之时,长汀GDP是凤凰的2.4倍,财政收入是凤凰的2.3倍,与此同时,凤凰城镇居民人均收入10021元,略高于长汀的9560元,但农民人均纯收入仅3145元,远低于长汀的5356元。数字不是唯一的标准,也许答案仍要从两个古城的文化生命中去找寻。

“凤凰就是假古董”

79岁的阮仪三,是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同济大学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主任,曾身体力行考察数百个古城古镇。

他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十年前,凤凰古城的规划是我做的,并且古城整修我还监工。今天,我对凤凰古城的评价有四句话:第一句,边城不边了;第二句,凤凰长高了,原来只有十三四座吊脚楼,现在有近百座;第三句,沱江水臭掉了;第四句话是---翠翠跑走了,没灵魂了。”

“什么叫假古董,凤凰就是假古董。”阮仪三说。他至今不认可凤凰给予他的荣誉。比如宋祖英唱红了凤凰,刘长乐宣传了凤凰,沈从文写红了凤凰,然后就是阮仪三规划了凤凰。

凤凰当地政府领导人,也看到了商业化困局的可怕未来。

在2013年10月底的一个会议上,湖南凤凰县委书记颜长文说,要“让凤凰古城真正成为文化古城,而不是商业古城”,他的设想是将凤凰苗族“四月八”跳花节、凤凰边城音乐节等五大文化节会活动办成品牌,并把群众性民族民间文化表演常态化。

近日,叶文智接受了本刊专访,对“游客是猪”论作出澄清解释,这应是一件好事。

凤凰还值得去吗?当然不能对所有人提供绝对的答案,但恐怕要稍稍借鉴被广为传播的“游客是猪”论---中国游客,一定要结束随大流的时代。

欧米茄手表售后服务

西安动画制作

雷达手表维修

雷达手表售后维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