橡胶地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橡胶地垫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叶檀为重庆啤酒的乙肝疫苗默哀

发布时间:2020-10-17 01:36:58 阅读: 来源:橡胶地垫厂家

叶檀:为重庆啤酒的乙肝疫苗默哀

财经评论人叶檀(资料图)  中国高科技从业者一直很悲哀,他们面临资金难、市场难与审批难。科技从业者或者被资本挟持,无力左右事态发展;或者狸猫换太子,将一般的制造企业包装成高科技公司,而把真正的高科技企业打入冷宫;或者默默耕耘几十年,研究成果不外乎束之高阁,以及一次性套现。  无论哪一种,都不会让中国高科技企业走出困境。  重庆啤酒的乙肝疫苗研究者属于被挟持的一族。1月9日晚,《证券时报》披露,重庆啤酒发布“治疗用(合成肽)乙型肝炎疫苗”研究进度,公司股票将于1月10日复牌。在主要疗效指标方面,意向性治疗人群的安慰剂组与600μg组,及安慰剂组与εPA-44900μg组之间,HBeAg/抗HBe血清转换在统计意义上均无差异;符合方案人群的安慰剂组与εPA-44600μg组,及安慰剂组与εPA-44900μg组之间,HBeAg/抗HBe血清转换在统计意义上均无差异。换句话说,炒作了13年的重庆啤酒乙肝疫苗折戟沉沙,在高位上购入重庆啤酒的资金翻身无望。  乙肝治疗是世界医学难题,迄今没有有效的办法。国内有几组研究机构从各个方向攻关,试图攻克乙肝,但新药研制的成功概率与赌博差不多。笔者并不认为研发者刻意制造浑水,试图浑水摸鱼,一旦进入资本市场,各路人马兴风作浪,研究者只是被动而为。  新药研发是高风险行业,一个新药由概念到进入市场通常需要10~15年的时间,需花费4亿~8亿美元的费用、高于99%的失败率、股东要求尽早回报、民众及企业均有很高的需求,但很多新药迟迟不能上市(如AIDS疫苗).  从全球范围来看,新药研发成本越来越高。新药研发自始至终都遵循着自身规律在提高和前进,从美国FDA批准新药的数字上可以看出,从上世纪90年代初每年20多个,到后来的30~40个,此后又持续在每年20个左右徘徊。2010年美国FDA批准的新化学实体仅21个,每一种新化学实体从开发到上市成本约10亿美元,全球知名制药企业辉瑞2010年投入新药研发金额94亿美元,预计2012年下降到65亿~70亿美元。  重庆啤酒进入乙肝疫苗领域,从本质上来说,是进行一场失败概率接近百分百的高风险投资。从证券与债券市场融资,国际上也有,前提是上市公司将投资本质提前告知公众,那么重庆啤酒的股价必须打个风险折价,绝不可能涨得如此之离谱,但很多推荐报告显然是把风险极高的投资当作确定的成果,推向了市场。美国的制药企业是新药研发最大投资者,其原则之一是尽早淘汰无前景项目,但重庆啤酒的乙肝疫苗项目,显然是反其道而行之。  随着重庆啤酒烟花的消散,从事新药行业的研究者处境将更加艰难,他们得不到长期资金来源相比较全球排名前五位的每年用于研发投入达到销售12%以上的比例,中国药企的研发投入平均占比还不到5%。在药物筛选上无法做到产业化,依靠政府力量获得研究资金将是一场人情关系大比拼,可以想象,未来中国仿制药将越来越多,创新药将越来越少。  乙肝疫苗消沉,癌症疫苗、狂犬疫苗、抗癌新药等方兴未艾,看来,资本市场的搅局者正在彻底透支新药研制的最后一丝信用。  另一类是狸猫换太子类型。比如海普瑞,他们的工作本质是向制药企业提供原材料肝素钠,上市之时最大的优势是提前实现了标准化运作,却硬拉来美国FDA为其背书,这是一家制造企业,却被模模糊糊地暗示成高科技制药企业。当神话被揭穿,股价从每股188元直线下跌到22元。  当越来越多的狸猫被当成太子,真正的太子没有立锥之地,高科技企业的生存环境越来越窄。海普瑞没有宽阔的技术护城河,陷入同业恶性竞争,定价权掌握于真正的国外制药企业之手,盈利下降是可以预期的事,毫无悬念。中国所谓的高科技企业,悲剧了。  研究机构将成果束之高阁的情况比比皆是,科技领域与市场的对接十分薄弱,研究就是为了评职称。而另一类情况则是在经营无力的情况下,不惜搭上信用一次性套现。被认为是2011年第一大熊的某科技股,由于业绩变脸及涉嫌信披违法违规,股价及市值均跌去73.2%,成为市值缩水幅度最大的个股,但9位高管在股价大挫前高位套现。原本清贫的高科技研究人员,在证券市场淌入深水,成为疑似内幕交易者。  中国目前的资金与体制,决定了只能在科研与制造业的升级换代领域获得突破,当上市公司一再打着高科技的幌子追求财富之梦时,中国离高科技越来越远。  诚信与市场效率,无论对于上市公司,还是高科技企业,都是最后的价值支撑。

英国alevel留学

alevel补习机构

英国alevel课程

alevel冲刺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