橡胶地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橡胶地垫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王微率性种土豆一场文艺青年的创业攀岩

发布时间:2021-01-20 11:09:27 阅读: 来源:橡胶地垫厂家

他因梦想而创业,他为快乐而创业,他为了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而创业,他叫王微,是土豆网创始人、CEO。

“土豆生根了。”

王微(英文名Gary)对土豆网IPO说得轻描淡写。

8月18日,土豆在纳斯达克上市,融资1.74亿美元,王微套现1247万美元。按当天收盘价计算,王微身家为7489万美元,跻身亿万富豪行列。

23日下午,王微接受《京华周刊》记者专访时说:IPO是一场及时雨,它让土豆生根了。此前,不少人担心土豆会步酷6后尘,成为别人碗里的东西。

那天下午王微要去赶赴一个会议,他与记者挨坐于其汽车后座,像一个邻家大男孩,轻松开聊。他在北京的用车,只是一辆比亚迪。

王微故事可浓缩为三个章节:一个高考落榜生的自我救赎;一个无知者无畏者的创业冒险;一个年少老成者的生命认知。

王微觉得,对正确的事情,要有坚持到底的信念,并且有一份快乐的心情——创造是生命所需,快乐是生命所需,旅行也是生命所需。生命里除了创造就只有快乐。

创业如爬山

王微最难忘的事情是什么?

王微回答,是爬非洲第一高峰、海拔5892米的乞力马扎罗山。

他对乞力马扎罗的注意来自海明威。王微觉得,海明威张大嘴巴,将一根猎枪塞进去,“砰”一声万事大吉,是天底下最酷的人之一。海明威写过一本小说,名叫《乞力马扎罗的雪》。

2004年10月,王微和荷兰好友马克o范德齐斯徒步攀登乞力马扎罗山。王微记下了当时与一位山下居民的一段对话:

“你们来就为了爬山?”

“就为了爬山。”

“爬完了就走?”

“爬完了就走。”

“为什么爬山?”

“没什么,就是到顶上看看。”

“我觉得你上不去。”

“为什么?”

“你太瘦了。山上太冷。”

多年以后,王微告诉《京华周刊》记者:“的确,能不能爬上去,我事先是不知道的,我也没什么什么准备。如果要押注,胜算在那一边要大一些。但你不试一试怎么知道行不行呢?”

王微3天半之后到了峰顶,待了10分钟,喘了几口气,拍了几张照,大脑里也全然没有看到美景的愉快。但爬山体验是强烈的——“抬脚,踩实,身体向前倾,再抬脚,踩实,呼吸……身体逐渐进入节奏,没有什么不可忍受。”

其实创业也是这样。“不知道能走到哪里,该做的就去做好了。”王微说。

同样在2004年10月,马克o范德齐斯向王微提到了Podcast(播客)——当时美国人亚当o库里刚开发了iPodder,用户通过这个开源小软件,可以订阅互联网上的音频,将最新广播下载到iPod上。听了几个iPodder的节目之后,王微认为,Podcast给众多网民带来了声音的话语权。2005年1月,王微离开工作单位贝塔斯曼,凭着对网络视频未来广阔市场的敏感嗅觉,以不足100万元的自有资金为本钱,在上海万体馆的一个小区里租了个3房1厅的民房,开始创业。一个月后的情人节,Youtube才正式成立,与搜索、SNS等互联网领域不同,王微在网络视频没有丝毫可借鉴经验情况下,揣着橙色的小土豆,开始面对这个令人兴奋而未知的世界。

万事开头难。为了招人,王微在网页上打了一个广告,画面是大海边,王微懒洋洋地看着升在头顶的一个气球。3个月后,创业5人团队聚齐,王微为新来者开的月薪是500块钱,只不过包吃包住。

土豆就是这样起步的。王微说,“其实当年我做土豆网的时候,从来没有接触过互联网,但无知者无畏。”

而现在,要想做一个视频网站,没有几个亿投资,就不要玩了。

甭怕没准备

王微有必要创业吗?有条件与资本吗?

当初如果想得太明白,或许就没有今天的“土豆”了。

在创业之前,王微担任贝塔斯曼在线中国执行总裁,是一份高薪酬的工作。但在工作期间,王微觉察到传统媒体的缺陷——电视台播出节目有高高的门槛,97%的节目还没面世就胎死腹中。“有没有一种规则,让好的东西都浮出来,让观众而非编辑来评判节目?”王微思考了很长时间。Podcast一出来,王微知道,这正是他想要的东西。

“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土豆网这句口号,就是源自这种理念。王微说:“这不是噱头,而是我们的信念。有了信念之后须全身心地投入,它才会成为你希望它成为的东西。”王微像征服乞力马扎罗一样,征服了一个又一个创业中的困难。

版权问题一直很棘手。王微说土豆绝对不是提供盗版电影、音乐或者软件传播的网站。但版权纠纷一直不断。

牌照与限播令也是创业的组成部分。王微不得不去做时刻需要他保持微笑的事情,这让他无比难受。“我是做工程师出身的,最好不用跟人打交道。”

对于限播,王微曾直接与有关部门人士冲突,脸红脖子粗。他认为互联网的精神是开放与无所畏惧,而土豆存在的意义,也就是“让分散的个体能自主选择,让信息操纵变得困难”。但王微妥协了,后来,土豆约有两成员工负责审核内容。

2008年,牌照问题考验土豆。这个行情王微搞不懂,只好请人来做。9月10日,土豆拿到有点姗姗来迟的视频网站牌照。

这些都是很痛苦的过程。王微说,如果单纯只是为了要挣多少钱,无助时会崩溃。好在王微觉得土豆网是最应该做好的事情之一,所以他“hold”住——这位1973年出生的青年人,属牛的金牛座,浪漫而执著。

坚持快乐点

对很多人而言,坚持是很辛苦、不快乐的事情。

但王微不然,他并没有浑身上下被业绩和盈利的焦虑笼罩,而是呈现出一种松弛、率性,和体味享受创业与生活的状态。

生命的意义何在?王微总喜欢思考。找到意义的人生一定是快乐的。

王微对于生命意义的思考比较早。他父母是医生,家在医院太平间旁,小时候,夜里总有哭声从窗外响起,并伴着尸车的车轮声,这让他恐惧异常。但到10 岁时,他开始努力控制这种恐惧。并且开始问:“人生突然消失了怎么办?”这有点类似于乔布斯——假设这是生命中的最后一天,怎么办?

“一束光下的舞台,一端,生前的黑暗,一端,死后的黑暗,沉默无面目的舞者,缓缓伸展肢体,戴着故事的面具,没有一滴无趣的眼泪或汗水,滴一朵喜怒哀乐的四色花。”这是王微博客中的句子——句中充满人生无常,意义虚无的意味。正是如此,王微努力活在当下,活个洒脱。

这种认识与他多年的出国求学与漂游经历密切相关。

王微高中毕业后没有学校可去,在家喝酒打架闲逛了两年——“我就是福州街头的一个小混混吗?”有一天走在街上,他恐慌了,他忽然很渴望去一个完全陌生地方,寻找一个新的自己。

19岁那年,他申请到一个去纽约一所学校的奖学金。这是王微回忆当时去签证的场景:

“你为什么想去美国读书?”签证官问。

“我在中国憋坏了,找不出想做什么。”王微说,“不过,我会回来的。”

签证官从眼镜后面看了看他,往表格上盖了个戳,“希望美国不会让你憋坏。”

多年游学之后,王微开始渴望体验新的东西,体验不同的世界,尝试不同的创造与生活。他不安于安稳,不屈服于委曲求全。“生活,而不是活着”,他要塑造一个更丰满的人生。

他喜欢“离开原地”,即使当上土豆CEO之后,他仍然每年都会外出旅游。

他不让工作限制自由。“一个一心想要逃离一个泥潭的人,却发现自己一不小心,陷身在另一个泥潭,不能脱身。这是件挺残酷的事。”他说。

在创业之外,他还被很多人认为是文艺青年,他写的长篇小说《等待夏天》发表在《收获》上,并再版。他说,有些全新的东西,你最好试一试,否则永远不知道答案。他还写剧本,写话剧《大院》,由和晶执导并公演。

他喜欢读各种不同的书——历史、心理与人生哲学类较多,平均每周读书1至2本。他说,读一本新书,就相当于认识一个新朋友。

平时,王微总设法让自己保持放松状态。如果不能放松,他会调侃自己:“最近有点越来越严肃了,TMD。”

在土豆IPO的漫长等待期,有的员工焦灼了。王微反而显得淡定,他安慰这些员工:“Be easy(放松点)”。

土豆网IPO之后,王微的持股比例仅约占摊薄后总股本的8.6%,在公司的投票权仅有25.4%。有人问“你不担心你的股份吗?”王微回答:“有什么好担心的,重要的是有没有足够的资源把想做的事做成。”其实公司控制权一直没有旁落过,股东跟王微都成了很好的朋友。

人生随走随留,王微觉得,无论遇到什么事情,快乐开心就行,生命里除了创造就只有快乐。

王微不像一个商人。你可以说他像一个文艺青年,一个阳光男孩,一个旅行者,一个思考者,却唯独不像一个商人,不像一个锱铢必较的铁算盘。他有一份信念,一种坚持,一份快乐,一份淡定,他也有点自我,有点个性,有点固执,有点敏感与自尊。

他不总结自己。他说,这是别人做的事情。

我开心,是自己想要的我

王微不像一个商人。你可以说他像一个文艺青年,一个阳光男孩,一个旅行者,一个思考者,却唯独不像一个商人,不像一个锱铢必较的铁算盘。

他有一份信念,一种坚持,一份快乐,一份淡定,他也有点自我,有点个性,有点固执,有点敏感。

他不总结自己。他说,那是别人做的事情。

《京华周刊》:土豆上市成功那一刻,你最强烈的感受是什么?

王微:一件事做完了,该做下一件事了。

《京华周刊》:下一件事是什么?是你的梦想吗?

王微:下一件事,是努力实现自己的梦想,将土豆做成“中国视频中心”。

如同《盗梦空间》中的情形一样,我心中一直有一个信念,此生要创造一件自己想要的东西——我希望未来,所有人将可以在任何时间和地点,通过任何设备观看在线视频。这是土豆的目标,也是公司存在的意义。但目前的土豆,离这个目标还有很大距离,还要继续努力。

《京华周刊》:对此有清晰的下一步的规划吗?

王微:还没有。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就可以了。

《京华周刊》:目前最需着手哪个方面?

王微:内容。土豆需要更多的节目,需要覆盖更长的时间与更广泛的地点。

《京华周刊》:你创业是偶然还是必然因素促成的?

王微:创业对我是自然而然的事,跟饿了要吃饭一样。

《京华周刊》:回首往事,你印象中最深刻的场景是什么?为什么?

王微:一次是徒步攀爬乞力马扎罗山,一次是骑自行车去拉萨与加里满都。这两件事对我最大的感触是,你也许没有什么准备,也许每一步都走得比较痛苦,但不试一试,你怎么知道自己到不了目的地呢?

《京华周刊》:像这样高强度的户外探险活动,事先有没有担心会有一定的风险?

王微:不担心。我可能念头比较单一。念头在那里——该做这件事情就去做。

《京华周刊》:创业有无成功之道?

王微:对自己相信的值得做的事情,要树立坚定信念,而且坚持到底,hold得住,就好了。

《京华周刊》:创业说起来这么简单?

王微:目标简单嘛,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京华周刊》:实在达不到目的怎么办?

王微:我不会去想这个。走一步是一步,走到哪儿就是哪儿。

《京华周刊》:有没有想过像王石一样去爬珠峰?

王微:等我哪天去爬了再说吧,现在还没想过。

《京华周刊》:在土豆之外,还有没有想过做一点别的什么?

王微:当然有,我写过书啊,写过剧本啊,将来很多事情都有可能。我希望有一天能写一本很了不起的书,能绕着世界把奇奇怪怪的地方都转一圈,或者有机会去拍一部很了不起的商业电影。

《京华周刊》:上市这几天公司的股价表现不太好,你平时看股价吗?

王微:基本不看。股价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专心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

《京华周刊》:平时关心什么,是想自己比较多一些,还是想社会?例如郭美美事件你关心吗?

王微:作为一个公司的CEO,更多的时间当然是想企业的事情。此外是从公司延伸出去的一些事情。郭美美的新闻当然会看,人之常情,我与普通人没有什么不同。

《京华周刊》:你身边的人,谁对你影响最大?

王微:我妈。她对我说做人要“吃好、睡好,不吹牛”,这三方面我都记得很牢,而且都照做了——我现在一天能睡七八个小时。

《京华周刊》:你有没有想过自己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人?如何给自己定位?

王微:好像没有什么定位,我从来没想过将自己的将来固定于某个职业。

不过我能说的是,不想让五六岁时的我,鄙视现在的我。我现在的状态正是五六岁时想要的状态,我完成了自己的心愿。我开心,是自己想要的我。

五岳乾坤再造天地安卓版

战神不败破解版

冒险王3OL最新版

小鹿多彩app开奖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