橡胶地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橡胶地垫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石油协会再起波折赵友山欲起诉会长邸建凯-【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0:17:03 阅读: 来源:橡胶地垫厂家

石油协会再起波折 赵友山欲起诉会长邸建凯

此前曾活跃在中国石油市场的民间组织——中国石油流通协会(以下简称“石油协会”)的内部矛盾仍未结束。

近日,石油流通协会原副会长赵友山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他将采取法律手段对现任会长邸建凯进行起诉,要求其偿还协会成立时个人垫资的150万元资金,及恢复个人名誉。

此前,石油流通协会曾于4月22日对外发布公告,称经第一届第二次常务理事会通过,认为赵友山违反协会章程、工作规则和组织规律,其严重错误行为给协会声誉带来恶劣影响,并决议停止赵友山副会长职务,要求其不得以任何名义代表协会开展活动,不得对会员单位和社会发表任何言论。同时,停止惠文秀的副秘书长职务。

但石油流通协会的一纸公告随即引起了新的风波,对于石油流通协会的停职决定,赵友山则称现任会长邸建凯及秘书长王文澜的“一己私心”是导致协会负责人之间矛盾不断激化,并遭排挤的关键原因。

“我已经找了律师,目前正在准备起诉材料,具体法律上的程序律师都在准备,但我反映的情况全部都是事实,监管部门都可以来调查,我也可以积极配合。”赵友山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但对于赵友山指出的情况,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致电邸建凯,邸予以否认,称“这些都是不存在的”,但其没有发表更多置评。

协会被指多项运作违规

石油流通协会前身为挂靠在中国商业联合会旗下的石油流通委员会,为提升协会的行业作用,赵友山作为发起人,于2013年计划变更挂靠单位,随后,经中国商业联合会、商务部、民政部民间组织管理局三方研究,石油流通协会也最终于2014年1月9日成立,并接受商务部安排人选领导协会工作。

但来自赵友山发给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书面材料中则指出,在商务部任命的市场运行和消费促进司原司长邸建凯担任会长职务以来,其工作中存在的“严重私心”“导致协会工作陷入瘫痪”。

材料中称,依据此前的协会章程,协会财务章、公章原归属秘书处予以保管,但邸建凯担任会长后安排亲信担任协会会计,将财务章、公章交予亲信进行管理,而协会会计则“每天把公章和财务章带回自己家里,违反了国家有关法律法规。”

发现这一问题后,赵友山称为防止公章被人利用随即以副会长身份将公章、财务章收回,存于协会保险柜统一保管,待内部问题解决后再正常展开工作。但公章使用权的分歧让赵友山与“空降”会长一职的邸建凯矛盾持续恶化,邸建凯也随即上报民政部,称协会公章和财务章丢失,要求重新刻章,并向协会各会员单位发送了公章遗失通知。

“公章根本就没有丢,向民政部说是因为工作人员失误造成公章丢失是在说谎。”赵友山说。

除此以外,赵友山还指出,邸建凯为“假造”公章丢失,“还威胁2名女工作人员做假证据”,编造公章丢失的书面材料。但对于向监管部门谎报公章遗失,邸建凯也未能正面回应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提问。

除对协会公章管理存在违规嫌疑外,石油流通协会的人事任免也被指不符合相关法律法规。

赵友山发送给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举报材料中称,根据民政部民间组织管理局规定和协会章程规定,协会秘书长必须为专职,且要签署专职承诺书。但“邸建凯明知王文澜担任北京中实汇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等公司的法人,没有和任何人商量,就认命王文澜担任协会秘书长,且签署了专职承诺书,并在民政部备案。”“但王文澜主要还是在经营他个人的公司和杂志社,没有到协会上一天班。”

此外,赵友山还指出,邸建凯在商务部任职期间,就已在王文澜的个人公司担任职务,参与了利益分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北京市工商管理局,及王文澜负责的加油站服务类杂志,王文澜在担任石油流通协会秘书长之前,其担任法人的公司为4家,邸建凯也曾担任负责杂志专家指导委员会主任。

民间组织濒临“失声”

自2004年以来,随着全国工商联民间石油商会的成立,在此后的数年里,国内市场又相继涌现出一批全国及地方性民间石油协会组织,但在诸多协会中,挂靠在全国工商联的民间石油商会与赵友山负责的石油流通协会始终是最活跃的两大组织。

“这次的事情讨回公道后我也不管这些事情了,民营石油企业以后是死是活都不关我的事,我已经累了。”赵友山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而对于国内民间石油组织,多名原石油商会会员企业负责人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则表示,国家石油公司的垄断性铜墙铁壁远比想象的要顽固,多年来,即便行业内有龚家龙、赵友山、齐放、张跃等“牵头人”带头呼吁打破垄断,但其实际效果却远未如人意。

“协会成立时大家都想人多势力大,可以抱团取暖办点事,但事实证明,越到后面内部的分歧越大,虽然对行业的信息共享,业务对接有一定的帮助,但实际上还是没有改变质的问题,民营企业的生存空间还是很小。”早年已退出石油商会的一名民营石油公司老板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但对于赵友山的“隐退”,另一名与其私交甚笃的民营石油贸易公司负责人则称,虽然赵友山在政策推动、破除垄断等层面没有取得“惊天动地”的成效,“但这么多年来,他一个60多岁的人天天跑发改委、商务部,给大家争取优惠政策却是不争的事实,”“他不干了,以后石油流通协会就会慢慢变成一个半官方的组织。”

而除石油流通协会外,全国工商联石油商会的协会作用也正日渐淡化,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此前石油商会旗下有超过130多家会员企业,但随着核心牵头人的相继退会,目前商会下属的会员企业已寥寥无几。

“现在工商联那边的商会也变成了一个空架子,虽然每年两会还是会交呼吁打破国企垄断的提案,但真正的作用已经没多少了,民营企业现在还是都得靠自己。”上述石油贸易公司人士说。

江苏工服定制

化州定制西装

兰州制作工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