橡胶地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橡胶地垫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魅之暮里1初遇暮里-【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7:59:39 阅读: 来源:橡胶地垫厂家

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大全

第一章 初遇暮里

故事还得从两天前说起,当晚和哥们喝了点酒,摇摇晃晃回家时隐约看到巷子里几个模糊的身影在打斗。这是回家的必经之路,于是硬着头皮贴着墙挪过去。然后一个瘦弱的身影闪了过来,然后哥就华丽丽的晕倒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醒来的时候眼前居然是一张美得无法形容的脸,于是哥果断咬了下舌头,尼玛,不是梦!“卧槽,你想对哥做什么!”说完我就后悔了,这种情况下应该直接扑倒眼前的尤物,果然屌丝注定孤独。只见尤物皱了皱眉,直接给哥脸上一拳,哥再次华丽丽的晕倒。

再次醒来的时候,右眼睁不开了,这尤物下手真狠,哥的眼睛毁了。于是干脆躺着干嚎起来。“你醒了”银铃般的声音。我顺着声音用左眼努力的瞄过去,尤物正叉着腰瞪着我。我再瞄,尼玛,这是我家!“你怎么知道我家,到底对哥有什么企图?”

尤物再次皱眉,完了,哥的左眼又要毁了,干脆闭着眼等着被揍,半天不见尤物动手,于是再偷瞄。是尤物那张放大的脸,她看了我半天,叹了口气。卧槽,哥的脸至于让你这么失望么。

“江树?我叫暮里,我还会来的。”尤物说完,就这么凭空消失了,留下凌乱的我。什么情况,哥见鬼了么?

于是,两天后的今天,哥还没凌乱完,刚回家,就看见暮里大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啃着我的零食,桌上尽是零食的残骸。

哥果断关上门准备闪人,尼玛,你回家要看见一只鬼坐沙发上啃着你的零食你不跑?一转身哥差点吓尿了,她居然站在我后面,

“大姐,大妈,姑奶奶,饶了我吧。”我说完她居然一把拽着我,踹开门,扔到沙发上,一气呵成。我双手抱胸哆哆嗦嗦的看着她,她一脸嫌弃的扯开我衣服,卧槽,哥的清白之身至少也要给个正常的人啊!即使她是个尤物,我的强烈反抗可能让她不耐烦了。

只见一只放大的拳头,哥就这么没出息的昏了。

一阵香味把我从昏睡中扯了起来,我睁开眼看见暮里正在厨房忙碌,乌黑的长发,碎花连衣裙,魔鬼的身材,天使的脸蛋,我眼眶一湿,这画面简直就是男人一生的追求。“醒了就起来吃饭。”她头也不回的说道,哥脸部一阵抽搐,居然忘了这货是只鬼。

“你到底有什么企图?”哥一个翻身从地板上起来,大气凛然的吼道。她眉毛一挑,我就像泄气的皮球乖乖的坐到了桌子边。

她显然很满意,脱了围裙坐了过来“我是魅。”

哥边扒饭边问“啥玩意?”这货做的饭还真不赖。

“那晚我与几只妖物打斗,正当体力不支时你来了,于是借用了你一点点东西。”

听完我就喷了,无视了哥的问题就算了,借用了哥的清白之躯还说一点点东西?她瞪了我一眼,“全部给我吃完,你要是死了我会很困扰。”

我当时就跪了,“你借了哥的清白之躯!哥怎么淡定。”

“只不过喝了点你的血。”

我一下巴砸桌子上,尼玛,喝哥的血?我扯开衣服,胸上有个月牙的红色印记,“这啥玩意?”

“和我的契约,原本我只喝妖魅之血,当时只能用你应急了,还好你八字属阴,但取人血,

需定契约,直至你消亡。”用哥应急?哥是备胎吗!你经过哥同意了吗?

我幽怨的看着她,五官精致得恰到好处,如果不是只鬼,如果温柔些,哥一定跪拜在她的石榴裙下。

“我不是鬼,是魅。”她若无其事的说道,卧槽,哥的内心都被看透了,江树啊江树,你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12下一页

第二章 墙上的脸

自从邂逅了这只美丽的女鬼暮里,她便从容的住在了我家,时不时的捏着断了的胳膊或是满身的伤出现在我眼前,掀开我的衣服喝我的血,然后瞬间恢复,尼玛,要不要这么戏剧,还原地复活。但是她每次都会烧一桌可口的饭菜,哥活了20年也没吃出她烧的什么菜。

我渐渐也习惯了这样的日子,或许一个人太久,就算有只鬼陪着也好,更何况是这么养眼的鬼,只不过时不时挨顿揍。

可是就这么不算平静的过了一个月,我发现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有时能看见一些残缺着身体的东西在街上游荡,最让我在意的是好像总有一双眼睛盯着我。

这天晚上刚睡下,瞬间一个哆嗦,被盯着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于是睡意全无。正准备起身喝点水,却发现全身动弹不得。

卧槽,哥被鬼压床了?周围的温度似乎急剧下降,一阵压迫感逼近,只见天花板正在蠕动,渐渐出现一张脸的轮廓。尼玛,这是哥见过最大的脸,脸上尽是黑色的裂纹,恶臭的液体从裂纹渗出来,眼眶里塞着变形的两颗眼白,裂到耳后的大嘴一张一合,发出金属摩擦般的低吼“魅主,找到你了。”一瞬间的事,那张脸就离哥的脸不到一厘米,哥差点心血管爆裂的时候,胸口一热,发出道黑光,那张脸被撕裂了,形成漩涡被吸进了那个月牙印记里,留下一脸惊恐的我。魅主?主尼玛,哥的胆差点吓破了!

一夜未眠,直到太阳穿过窗户射到哥的屁股上。一闭上眼就是那张恶心至极的巨脸。暮里来了,依旧一身伤,她完全无视了哥憔悴的脸庞和一对黑眼圈,直奔主题,当她拉开衣服却迟迟不动口,“江树,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她皱着眉盯着我。

“哥差点就被鬼吞了!”我无力的把昨晚的事说了一遍,但是隐瞒了鬼说的话,并不是刻意,而是觉得没什么意义。

“它说什么了?”暮里紧接着问。

“没说什么。”暮里缓下来的表情让我不禁疑惑,她还有隐瞒了我什么?

上一页12

杭州引产手术医院杭州4个月还可以引产吗

太原癫痫病医院有如何能更好地治疗癫痫

广州*1*合法吗

抽动症儿童的家庭治疗就是治疗抽动症的好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