橡胶地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橡胶地垫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魂询问谁是真凶3-【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9:05:04 阅读: 来源:橡胶地垫厂家

上一篇:《鬼魂询问谁是真凶2》

吃完早饭,思成跟小文妈妈说想到处走走,小文妈妈也没有说什么,恩成来到了后山,他记得小时候,他经常跟小文跑到这里来玩,还记得有一次晚上拉着小文一起来这里的耍的时候,一只小野猫把小文吓得不轻,那时候的小文,胆子很小的,所以啊,他就跟小文说,别怕,思成哥哥会保护你的。想到这里,他的嘴角带着一丝微笑,仿佛这是昨天发生的事情一样,可是如今却是人走茶凉。

“不是跟你们说了吗?小心一点,你们怎么这么不小心。”

思成听到有声音,赶紧的躲了起来,他看到了两个男子和小文家的保姆,看他们神色慌张的样子,让思成不得不怀疑,这其中有所诡异。他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

“对不住啊姐,那天晚上走得匆忙,就不小心掉了,前些天警察总在这附近溜达,我们两就没敢来,直到今天实在是忍不住了。”

“哼,今晚十二点过后,你们再来找,还有,你们两个,让你做了小姐,并没有让你们凌辱她,这件事,事后再跟你们好好算账。”

“姐,这事日后再说,先把东西找到要紧,要是被别人先找到了,可完了。”两个人对着保姆又鞠躬又道歉的。

“晚上你们再来吧,赶紧走,让人看到了,你们一样得完。”保姆说完就了回去。

听到这里,思成赶紧躲在草从里,他没有想到,会在这里听到这些,这个保姆,为什么要害小文呢?为了钱?但是,为了钱也应该是绑架小文才对啊,怎么会杀了小文呢?小文,你这是让我帮你查请楚真相吗?

一整天,思成都心不在焉的样子,在外面逛了许久才回到小文家里,他想了想,决定今晚去看看这两个人要回来找什么东西。

吃完晚饭后,思成回到房间等待着午夜的到来,他躺在床上,越来越觉得奇怪,这个保姆到底是有什么企图呢?为什么要这样子对小文下手呢?小文的死,他总觉得不是这么的简单,小文死了,谁最有利?难道……他的心里浮现出一个想法,但是又摇了摇头,这个怎么可能呢?从小到大她对她的疼爱,他是一点一滴都看在眼里的,所以……这个应该是不可能。

很快,午夜时分就来临了,思成躲在三楼的一处地方,静静的望着周围的一切动静,不一会儿,两个黑衣人从三楼的阳台爬了上来,摸索到小文的房间门口。

“老大……我……我有点怕,我觉得这里……阴森森的感觉……”男人的声音有些颤抖。

“怕什么,哪里阴森森的,给老子打起精神来,今晚再出错,给不了你好果子吃。”比较高大一点的男人倒是镇定多了。

思成听到这两个声音,就认出来了,是白天的那两个人,他们来了……他的呼吸有些不均匀,他只有一个人,要怎么办?如果抓到了这两个人的话,他或许可以考问出小文的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可是,看起来胜算不大,他咬紧下唇,汗珠一滴一滴的掉了下来,手心里也全是汗水,可看出他很紧张。

两个人推开小文的房门走进去,感受到一股冷气,禁不住的缩了缩身子,比较瘦小点的男人忙拉住高大的男人“老大……这屋子,好像……怪怪的。”

高大的男人虽然有些怕,但还是强忍着“怪你个头,还不快滚进去把东西找出来。”

瘦小的男人就被推进房间,当他望到小文床头上的红色照片的时候着实的吓了一跳“啊……”

“叫什么叫,等下人来了你就知道了。”高大的男人厉声的呵斥着瘦小的男人。

“老大……你……你看……”瘦小的男人看着小文的话,说话都结巴了,因为他看到的正是小文穿着红色的裙子,眼神犀利的瞪着他,而且好像恨不得立马出来咬死他一样。

高大的男人转过身也吓了一跳,身子抖了一下,但还是强忍着说“赶快找完东西走人。”

“是……是……”瘦小的男人已经吓得不行了,走起路来两条腿都在不停的抖动着。

思成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了,推开门进去“你们两个是谁……到这里来想干什么。”

两个人本来就有点怕,就思成这么突然推门进来,直接坐地上了,看到了是思成,他们才拍了拍胸膛“妈的,吓死老子了,原来是人啊。”

“快说,你们来这里干什么。”思成见他们不回答自己的问题,又重新吆喝了一遍。

“老子来这里干什么?需要告诉你?”高大的男人胆子也回来了,说起话来也十分有力。

“小文是不是你们害死的,你们又是受谁指使。”思成紧皱眉头,他的心里有一个答案,但是却不肯去承认那个答案。

“是又怎么样?臭小子,你太多管闲事了,哼,虎子,动手,这小子不能留。”高大男人目光阴狠的看着思成,一点也没有想要放他走的样子。

思成有些紧张,他看轻了这两个人,自己一个是敌过他们两个人的,这应该怎么办呢?

“老大,看我的。”瘦小男人一个劲的扑到思成的身上“老大,快下手。”

思成被他压得无力反抗,看睁睁的看着高大男人拿着刀子一步步的靠近自己,他只能干着急而无可奈何,难道自己就要命丧于此吗?

“臭小子,别怪我,是你自己太多管闲事了。”高大男人一步一步的向前,刀子对准思成的心脏位置,准备一刀扎下,不料一阵寒风吹过,手子被一丝红色带子卷走了。

“要动他,要先问过我。”小文犀利的眼神望着他们两个人。

“你……你……”高大男人看到身着红衣的小文声音都颤抖个不停。

“我怎么?呵,你们两个当时怎么杀了我的?还记得吗?”小文笑得很是狰狞。

“饶命啊,我们……我们也只是听命于人。”高大男人看到小文站在自己的面前,也不得不相信有鬼魂这一传说的存在了。

小文用红色带子卷起两个人往墙上扔:“饶命?我在喊放过我的时候,你们放过我了吗?”小文目光凶狠,恨不得将这两个人撕破。

“我们也只是听命于人啊……我们也不愿意的啊,饶命啊。”两个人忙磕头向小文求饶。

此时思成已经晕了过去,小文指了指那边的思成“饶命?你可想过饶过这无辜的人的生命呢?”小文双手掐住两个,眼珠子都快奔了出来。

“我们……我们不是故意的啊。姑奶奶,是有人给我们钱做事的啊,你要找,找他们去啊。”

“是谁?”小文大声吆喝,她倒是要看看,是谁如此狠心,既然要至自己于死地。

“是你们家的一个保姆跟我联系的,其余的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啊,姑奶奶,你放过我们吧!”高大男人不停的向小文磕头。

小文听到这里,双手就松了下来,张嫂?为什么呢?张嫂为什么要害自己呢。

两个人见小文的手松开了,想趁这个机会跑开。小文反应过来,拦住了他们,笑得很诡异“你们还记得在我这张床上做过什么事吗?”

两个人脸都白了“姑奶奶,我们错了……”

小文轻笑着“是吗?你们错了,那当时你们怎么没有说呢?你们看那床单,真红呢。”

“饶命啊……我们错了。”两人看着那红色的床单,仿佛血液在里面流动一样,越看越是害怕。

“哼,当时你们怎么不放过我,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小文的手伸向两个人的心脏,拿出来,轻笑道:“这心跳动的旋律,不错呢。”

“啊……小文。”思成吓得起身,枕头上全是自己的汗,难道自己在做梦?可是……这个梦怎么又这么的真实呢?

“思成啊,起来吃饭了。”小文妈妈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思成摇了摇头,觉得很混乱,他分不清楚这个是梦还是现实了,清理了一下自己下楼去吃饭。“阿姨,我想问你一件事。”

“恩?”小文妈妈挑眉头“你想问什么事呢?”

思成放下筷子“就是小文……这件事,警方还没有给你任何答复吗?”

小文妈妈果断的摇了摇头“并没有。怎么了?你有什么头绪吗?”

思成摇了摇头“不过这两天,我总觉得自己在做一些奇怪的梦。”包括那两个黑衣人,还有张嫂,想到这里他便开口问“阿姨,张嫂是哪里人呢?”

小文妈妈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回答“不知道,没问过,不过听口音倒是像外地人,怎么了吗?”

思成摇了摇头“算了,没事,吃饭吧。”但是思成却还是心事从从的样子。

用过早饭后,思成便走到三楼,想要到小文的房间看看,他在客厅四处逛着,他记得在梦里的他,是躲在这个地方的,接着是房间……当他想打开房间看一下的时候。

“思成……”小文的妈妈上来了。

“阿姨。”思成转过身来,望着她。

“你来这里干什么?”她的口气有点不善。

“没有,就是想看看小文的房间是不是跟原来的一样。”

“当然跟原来的一样,我们下去吧。”

思成皱眉头,为什么小文妈妈很不想让自己看这个房间的样子呢?小文的房间有什么秘密吗?

一整天,思成都在小文家四处逛着,想找到一些什么线索的,热情的小文妈妈看着他四处逛着,也不开心了,但也没有出声制止他。

夜晚总是来得那么快,思成在小文家逛了一整天了,并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躺在床上的他,睁着眼睛,毫无睡意。直到他发现有一丝银光闪过,他才滚下床。

“你没睡?”

“你……你想干嘛。”思成不可思议的望着她。

“哼,你太多管闲事了,如果你安分点,呆到时间到回去,也就什么事也没有,但是……你却多管闲事,四处查询,我不得不对你下手。”小文妈妈拿着一把长刀,五官扭曲低声说道。

“为什么?”思成不解,为什么会是她,她不是小文的妈妈吗?

“为什么,看在你要死的份上了,我就告诉你吧,就因为小文的爸爸把所有的财产都留给了小文,而我,却什么也没有,就因为这一点,我杀了小文。哈哈……你们谁也想不到吧。”小文妈妈大声的笑着。“你受死吧,你死了,就不会有人知道了,哈哈。”说着猛得扎了思成一刀。

昆明哪家男科医院瞧早泄比较好

上海湿疹医院哪家比较专业湿疹属于什么疾病

贵阳去红血丝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