橡胶地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橡胶地垫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天边飘着朵朵白云

发布时间:2020-07-13 17:36:35 阅读: 来源:橡胶地垫厂家

刘慎勇

我上小学一二年级的时候,教我的是一个叫白云的女老师,她是由当时的建始县五星公社文教组安排到我们学校里来任教的。

印象中,老师当时很年轻,顶多不过25岁左右吧,所以,我们都叫她小白老师,也有一些女同学亲热地称呼她大姐姐。小白老师长着高高的个子,衣着朴素,梳着两条长长的马尾辫。瓜子脸上长着两道柳眉,柳眉下嵌着一双明亮而又锐利的眼睛,高兴的时候,眼睛眯成两条缝,眼角的鱼尾纹就出来了。当她生气时,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双眉紧皱,两道眉毛向中间靠拢,像一把打不开的锁。她还有一张能说会道的小嘴,微笑时嘴角向上翘起,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犹如一排珍珠。

白老师对待我们就像自己的兄妹一样,她从不打骂我们。语文课堂上,她教我们朗读诗歌:“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那声音像百灵鸟的歌声一般婉转动听。遇到我们上课开小差,白老师就会给我们讲一个优美动听的故事,这时,潜伏在我们身体里的“瞌睡虫”马上就被赶走啦!我们又会聚精会神地听老师讲课了。对于难记的生字,白老师不是逼着我们死记硬背,而是想了许多好的办法。一般的生字,她耐心地引导我们分析字的间架结构、笔画、笔顺,然后联系具体的语言环境大致了解字的意思。特殊的生字,她采用谜语记忆法、故事记忆法、零件记忆法、比较记忆法来帮助我们记忆。

音乐课上,白老师教我们唱歌:“年轻的朋友们,今天来相会。荡起小船儿,暖风轻轻吹;花儿香,鸟儿鸣;春光惹人醉,欢歌笑语绕着彩云飞。啊,年轻的朋友们,美妙的春光属于谁?属于我,属于你,属于我们八十年代的新一辈!”“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给警察叔叔手里面。叔叔拿着钱,对我把头点,我高兴地说了声‘叔叔再见’!”“春天在哪里呀,春天在哪里,春天在那青翠的山林里。”这些优美快乐的旋律伴着我度过了天真烂漫的童年时光,直到现在,在课余时间或是其他闲暇时间,我总会情不自禁地小声哼唱起这些优美的歌曲来。下课后,她会带着我们一起做老鹰抓小鸡和丢手绢的游戏,不管哪个被抓住了,都要按游戏规则走到场地中央表演一个唱歌、跳舞的小节目。

幸福美好的回忆里也夹杂着一些难为情的小事情,我觉得很对不住白老师。每到冬季,母亲会为我准备一个小火炉,就是在废弃的瓷盆里生火,在盆沿四周拴上两根细铁丝提着。冬天,我经常背着书包,提着小火炉,一路烟尘向学校赶去,等我赶到学校,校园里早已是书声琅琅了。那个时候,课堂上经常是同学吹着木炭火,教室里乌烟瘴气。白老师特别善良,对我们这些调皮捣蛋的学生不打不骂,有时还凑到我们火炉边烤火。我的成绩一直很好,所以光顾我的火炉的老师也多,每每看到白老师烤火后搓搓手在黑板上龙飞凤舞地写字,就觉得自己真正理解了什么是助人为乐,也真切地感受到“送人玫瑰,手留余香”的含义,至今我仍非常怀念白老师。

我们班的同学年幼无知,喜欢玩水玩雪,一不小心就把衣服鞋袜弄湿了。此时,白老师就把我们的衣服鞋袜烤在她寝室的火炉子旁边,烘干了再让我们穿上。但管不了多长时间,又弄湿了,白老师又会不厌其烦地为我们烘烤,现在想来,那时的我们真不懂事,一天只知道玩耍,从来没有想过白老师的谆谆教诲和父母的辛劳。

这种烤火炉伴我度过了美好的童年。还有一次,轮到我和一名女生打扫教室,放学后,我看到其他同学背着书包回家了,心里一阵阵发慌,悄悄抬起头,看见那名女同学埋着头,只顾仔细地打扫着,趁着监督我们打扫卫生的白老师不注意,我好汉不吃眼前亏,“脚底下抹油———开了溜”。等到白老师发现,我已经跑出好远了,只听见身后传来老师急促的追赶我的脚步声,但声音已是渐行渐远,耳边传来一句:“我看你跑,你是跑得脱和尚跑不脱庙,明天早晨我找你算账!”我一听,白老师肯定生气了。第二天到校,白老师可能早忘记了头天的事,依然和颜悦色地在校门口迎接我们。转眼间,和白老师愉快生活的两年时光过去了,我们也读到三年级了。到现在我还清楚地记得30多年前那个天高云淡、金桂飘香的秋天,白老师远在黑龙江省鹤岗军分区的男友把她接走了,要把和我们朝夕相处两年的启蒙老师接到遥远的东北去了。知道消息后的我们,心里十分难过,虽然白老师也舍不得离开我们,但她拗不过男友,最终决定到东北去。

临走时,我们班一群七八岁的小伙伴把白老师团团围住,不准她离开,有几个女同学甚至小声哭了起来。此时,衣着依然朴素的白老师,把两条长长的马尾辫轻轻甩到背后,然后假装生气地对我们说:“我去黑龙江玩几天后,还要回来的哟!你们要是这样死死围着,我就永远不回来了!”女同学们听了,还真的止住了哭。白老师抚摸着我们的小脸,指着天边飘动的朵朵白云,对我们动情地说:“那天边飘飞的一朵朵白云,就是我来看望你们的身影!”白老师随男友走了,带走了全班小伙伴无尽的思念!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一晃30多年过去了,期间,没有白老师的任何消息,白老师没有兑现回来看望我们的诺言。前不久,我特地选了一个晴好的天气,邀约一个同班同学,来到儿时就读的小学校园,重温30年前幸福快乐的场景,白老师的音容笑貌浮现在我们眼前,但是眼前现实的情景令我和同学泪流满面:原来教室的瓦片、檩子、椽角、窗户框已经七零八落,墙体摇摇欲坠。

我俩不约而同地抬起头来,日近黄昏,天还是那么蓝,远处天边飘着一朵朵白云,洁白、剔透、安详、宁静。此时的我,只想化作一阵清风,轻轻地飘向它。

河北西服订做

上海定做西服

海南工服定做

天水定做西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