橡胶地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橡胶地垫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粮食直补想领不敢领种粮大户为何成二传手武鸣鼠李

发布时间:2020-10-18 15:42:10 阅读: 来源:橡胶地垫厂家

粮食直补想领不敢领种粮大户为何成二传手

——广汉市连山镇种粮农民直接补贴政策调整完善试点调查    近日,广汉市连山镇的一些种粮大户向四川日报民情热线(028-86968696)反映,本该是发给他们的粮食直补款,却被农民以这样那样的理由争了去,使他们只当了个过路财神,心头想不通,希望本报报道能为他们找个解决办法。    记者采访获悉,为打破“大锅饭”,围绕“谁种粮谁受益”原则,我省于2013年在广汉等11县(市、区)启动种粮农民直接补贴政策调整完善试点,变补“有田者”为“种田人”。但此举并非一帆风顺。一年来,许多农户因领不到补贴,通过涨租金或要求到期收回土地等理由,变相将这份补贴要到手。“想领又不敢领,领了还要转给农户,我们只是二传手!”连山镇的一位种粮大户道出了大家的委屈和无奈。    【现状】直补款“左进右出”种粮大户费事还倒贴    “烦心得很!”提到这笔补贴,种粮大户们几乎异口同声。    今年3月转直补款的场景,种粮大户杨萍至今记忆犹新,3月29日一大早,杨萍便走进连山镇邮政储蓄所。13万多元直补款“左手”刚打到她账上,还没捂热,“右手”又得挨个打转给农民。    2013年,杨萍租地600余亩,涉及400多农户。这意味着,当日她要仔细对照镇上给的承包户账号,填写400多张转账凭单。    杨萍站在柜台前写了一整天。“手都写耙了,中拇指被笔磨出个深窝,光打印明细就换了3个存折。”    这事还惹“恼”了邮储所。杨萍被工作人员“吼”:你们这纯粹是走过场,汇款占窗口一天,村民取钱还要几天,耽误事。    56岁的种粮大户黄明水则比较“潮”:他喊娃娃在家用网银汇款,虽然省了很多事,但转账也耗去两天,打明细更是用掉7本存折。    恼火的是,大户们有时还要“倒贴”。    种粮大户冷小波在汇款时,密密麻麻的账户信息让他不小心看花了眼,给锦花村一个农户汇了两遍,多打了500多元。“喊他们退,死活不干,吵起来了,最后找到村上出了证明,才把钱要回来。”冷小波有点气。    即便这样,冷小波还常被农户问:钱对不对,转够没有?“以前政府直接打,农民不怀疑。现在大户打给他们,反倒觉得我们总要克扣多少似的。”    四川日报民情热线记者在广汉市农村调查走访时了解到,不光是大户费事,农业部门和镇村干部也做出大量动员和实种面积核实工作。“工作量比确权还多一半以上,每年都要来走一遍。”广汉市农业局副局长尹全坤介绍,尽管文件规定谁种谁补,但实际操作中,他们也无法干预大户与农民之间的自主协商。    【探因】一旦与农户争利再包地就难了    为什么种粮大户要“让一步”,把到手的补贴转给农民呢?    四川日报民情热线记者调查发现,在以前,直补并非问题。杨萍拿出一份签于2012年的出租合同,上面与农户特别注明:经双方约定,由农户依法享受各种支农惠农政策补贴和服务。    直到2013年,我省在广汉等11县(市、区)启动粮食直补完善试点,明确“谁种粮谁受益”原则,这事才“敏感”起来。原来要付给农民的直补款,按照这一原则,将补给承包土地的种粮大户。    今年,改革再度加码,全省又新增24个试点县(市、区)。省财政厅计划,3年内粮补新政将覆盖全省72个产粮大县。    不少村民难以接受这一变化,一位农户就找到连山镇锦花1社社长冷小波讨说法:大户有大户补贴,还有项目,而粮补是国家给农民的,取消绝对不行!另外,在农户眼中,粮价也一直在涨,一年一亩地800斤黄谷的租金太“相因”了。所以大家提出,如果不给直补款,要么就涨租金,要么就把土地收回来!    记者采访了解到,农户对新政大多不愿接受。“领了十年了,突然取消,心里肯定欠欠的。”锦花村村支书李元清说。    新政公布不久,涉及流转的社长们找到种粮大户黄明水:老黄,你得表个态,不能与农户争利啊。黄明水则给农民吃“定心丸”:放心,该拿给你们的一分不少。“一旦争利,会造成大户与农户的利益矛盾,再要到农户手里租地就难了。”黄明水对形势看得很清。    杨萍不仅明确不要补贴,在保底租金外,还把年纯利20%作为分红,并为农户代交垃圾费等费用。“说大了是带民共富,说小点是维护流转关系。”她坦言,不想农民“骂”自己吃饱了就不松口了。    好口碑也有回报。今年五一等村就主动将700亩耕地租给杨萍。新签合同上依然注明:农户继续享受各种支农惠农政策补贴。    “没听说有大户真拿到这笔钱的。”尹全坤补充,但农民对专门的大户直补却不“眼红”,“想得,就去包地种啊!”    【呼吁】种粮人真得直补款种粮大户会更多    直补不敢拿,大户们打心底很纠结。“种粮本来就辛苦而利薄,这笔钱比土地年收益还高呢!”冷小波心有不甘。    据记者了解,目前全省各地粮食直补加农资综合补贴,亩均120元左右,户均390元左右。    广汉更高。该市在完善粮食直补试点中,每亩直补从2013年的180多元提高到228元,“一亩田种两季粮纯利也就150元左右,还要种得好才行。”黄明水说    眼瞅着成本天天见涨,大户们已感到压力:一亩田水稻和小麦一季成本分别为1000元、500元。“水稻亩产上不了600公斤、小麦上不了400公斤,就要亏。”    黄明水靠规模种田加与农机专合社联营,去年纯利17万元。而“经停”他账上的直补就达19万元,是笔不小的“诱惑”。    诱人却不敢得。所幸,他还有两笔大户特有补贴:省上为种田500亩以上的大户每亩补100元,广汉今年全面铺开本市大户补贴,也为1000亩以上大户每亩补150元。借此,黄明水的1000余亩可以稳当地拿到25万余元的补贴。    补贴对于规模经营和粮食安全的杠杆效应已显现。连山镇副镇长罗志义告诉四川日报民情热线记者,该镇今年新增5个种粮大户,有两个刚毕业的大学生。黄明水也感觉种粮的年轻人多了,估计全市40岁以下的大户已占4成。据了解,今年广汉享受省上补贴的大户有103户,共包地2万余亩。“如果直补款也能真正落到种粮人手上,包地种粮的人会更多。”冷小波讲。    见惯了大世面的黄明水看得较远。“种地也不能只盯着补贴,万一不补了,地就不种了?”他认为,现在种田比较稳定,种好点还算有钱赚,只要做出自己品牌,还是有潜力。    如何平衡种粮大户与农户的利益之争,本报民情热线将继续关注。 [责任编辑:liangliang]

成都看风湿医院预约挂号

上海医院治白癜风哪个好

兰州治不孕症的专科医院预约

重庆治疗妇科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