橡胶地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橡胶地垫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粮食直补到底进了谁的腰包三蕊草

发布时间:2020-10-18 18:49:02 阅读: 来源:橡胶地垫厂家

粮食直补到底进了谁的腰包?

南方农村报

全国讯:种粮补贴本是鼓励农户种粮的一项惠民举措,中央的支持力度更是逐年加大。然而,在一些地方,种粮补贴反倒让种粮户丧失种粮积极性。

“存折上清清楚楚写明是种粮补贴,为什么在外打工的、不种粮的反而领到国家补贴?”南雄市帽子峰镇上龙村村民张立深感疑惑和不公。

记者走访发现,在该镇的梨村、上龙和富竹等行政村,由于没有租赁合同,加之当地村干部并未严格统计种粮面积,因此,不管补贴怎样提高,都归原土地承包者“袋袋平安”,而租耕户始终未能获益。

实际种粮者拿不到粮补

3月29日,张立去信用社取钱时发现,去年的种粮补贴刚打到他种粮补贴的账户上。不过,看着存折上的数字,张立非但高兴不起来,反而心中涌起怨气:“我宁愿在家和邻居聊天也不去种地!”

张立本身承包了4亩耕地,同时租赁了村里闲置土地扩大种植规模,“根据粮田的好坏以50—200斤/亩不等的稻谷作为田租。”这些年他的种植面积一直保持在10亩左右。村里像张这样的“大户”并不多。

“但我并没有拿到10亩的种粮补贴钱。”张立抱怨,补贴给了发包土地的人,“国家不是规定谁种粮,谁拿补贴的吗?”

2008年,广东省财政厅、农业厅联合下发,对我省农资综合直补和种粮直补政策进行调整,将我省粮食直补的补贴范围扩大到全体种粮农民。南雄农业局《关于做好2010年中央财政农作物良种补贴面积统计上报工作的通知》对农民租赁田地种植水稻的情况作了更加详细的规定,指出,租赁要有合同,通过对合同的登记核实,种粮补贴就可以发放到实际种粮者手中。

但南方农村报记者走访帽子峰镇富竹、上龙、梨村3条行政村时发现,租耕户与土地承包者之间仅有租赁口头协议,并没有签署书面租赁合同,种粮补贴归谁所有由双方协商决定。据张立介绍,没有种粮补贴的时候,大家就已经采取口头约定的方式建立租赁关系,即使租别的村的田地,也没有书面合同。

“田租抵扣方式是种粮补贴还是粮食必须事先协商好。”上龙村新坪村小组村民唐海林认为双方协商的方式相对公平,这种观点在发包方中颇具代表性,“因为土地良莠不齐,比较好的土地既要粮补也要稻谷可以接受。”

近年,由于生产资料成本上涨,为进一步提高农民种粮积极性,国家在扩大种粮补贴范围的同时也提高了金额。以农资综合直补为例,广东从2006年开始,补贴对象为全体种粮农民,补贴标准按水稻年播种面积计算(每亩,下同)补贴7元,2007年提高到19元,2008年进一步升至49.5元,2009、2010年补贴标准均为49元,2011年为56元,2012年将达到71元。

种粮补贴的提高牵动着农民的神经。“现在化肥、农药越来越贵,而粮价并没有跟着上涨,种田越来越不划算了。”张立认为补贴应该归种粮户。帽子峰镇梨村村民小组长孙刚告诉记者,“因为承包者掌握着土地流通权,而双方又没有签订租赁合同,所以粮补再怎样提高都只会消融在粮租中,他们宁愿丢荒都不租给你。”

种树的都可以拿种粮补贴

如果丢荒,租耕户没地耕种,原承包者也拿不到种粮补贴,这样岂不两双落空?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在张立看来,国家发放的种粮补贴仅仅提高了原土地承包者每年的“工资”,是除了租耕户之外皆大欢喜的事情。张立说,2009年之前,还有村干部统计实际种粮面积,之后就没有再统计了,直接按照一定标准发放,总之每个承包者都能拿到相应面积的补贴。

据上龙村新坪村小组组长杜远金回忆,自己上任3年以来,仅统计过一次,后面就直接被村委会,“他们一手操办了。”“每年都有统计,还有他们的亲笔签名,包括新坪村的两届队长。”上龙村委支书李其全告诉记者。但这一说法遭到上龙村新坪村小组前任队长谭家贵的反驳,“名是别人冒签的。”

“没人来统计过,补贴还是一样的拿。”上龙村新坪村村民李其善称这几年种粮的面积有所变化,作物也变了。他指出,这两年丢荒的良田变多了,还有不少人不种水稻改种效益更好的杉树。

记者在上龙村新坪村小组看到,农田不仅被用来育杉树苗,还种有至少3年树龄的林木。有村民告诉记者,这片树的主人在外打工,并不在家。记者追问,他是否领有种田补贴?“没人统计,我自己种杉树苗已两年,都有领种粮补贴,我知道一家拿良田盖了房子都还在拿补贴。”

在富竹村石坑村小组路边有一个政策宣传栏,上面写“基本农田保护五不准”,其中第三项就是不准占用基本农田进行植树造林。记者走访了梨村、上龙和富竹三条行政村,都发现了农田改种树的情况。

虚报种粮面积被默许

很多人多报了种粮面积,村小组长大都采取默许态度。“在农村,村民会因为几块钱和你翻脸。他们说这不是干部的钱,你就必须给他。”谭家贵说,种粮补贴的核实难以完全按照程序办,因为是同村人,碍于面子,也不会去查实。即使种的不是粮食甚至是丢荒,也得按照他们承包的土地面积上报,否则就和你闹。

由于大多数人都虚报面积,统计到村委会那里数据就出问题了。李其善说,“2009年村委会就有人下来村里面调查,发现确属虚报。”

谭家贵说,为了合理,村委会只能自己修改上报数据,砍掉一些。“最后就不需经过统计,直接按照一定亩数发放。”但具体按照什么标准,他也不知道。

除了村民闹,更重要是威胁到村干部选举。孙刚说,“平时不搞好关系,选举时别人就不投票给你。”

4月23日,南方农村报记者就租耕户无法拿到补贴的问题采访了广东省农业厅种植处相关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由于租耕已存在很长时间,而且没有签订合同的习惯,目前并未强制必须签订合同,因此租耕户常常处于被动地位,这和村干部对种粮补贴落实不力有很大关系,统计和核实工作格外重要,否则补贴难以到达实际种粮户手中,违背国家政策精神。

上述人士进一步说,从我省粮补发放的实际情况来看,人均面积小,统计发放难度大,确实存在问题。但从另一个角度看,现在补贴被挪用的情况有所减少,保证发放到农户手中,至少算是补偿性补贴,在总面积上保证种粮。

农业厅经管处相关负责人表示,鼓励租耕户与“田东”签订土地租赁合同,按合同办事以保证种粮补贴发放到实际种粮者的手上。

种粮|补贴|获益|承包者

四川治不孕医院

郑州治疗牛皮癣的专科医院预约

北京治角膜病的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