橡胶地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橡胶地垫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简政放权提速改革红利可期

发布时间:2021-01-21 16:02:52 阅读: 来源:橡胶地垫厂家

简政放权提速 改革红利可期

近日,国务院印发《国务院关于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项目的决定》,再次取消和下放64项行政审批事项和18个子项。这是新一届中央政府履新一年时间以来,第五批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等事项,简政放权动作频频,除了对外传递继续迈出改革坚实步伐之外,也加速兑现本届政府对公众作出的简政放权承诺。  新一届政府成立之初,李克强总理庄重向社会承诺:在现有国务院各部门的行政审批事项1700余项中,本届政府至少要取消和下放其中的三分之一,即567项。截至目前,经过连续五次取消和下放有关行政审批项目的决定实施,已达这一目标的一半。  对此,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李拓2月17日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本届政府采取高密度、大力度减少和下放行政审批的手段,提速布局简政放权,在传递中央推进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坚定决心的同时,其所产生的积极效用以及释放的改革红利,也值得包括市场经济主体、广大民众以及施政主体政府自身在内的全社会共同期待。  简政放权,效用一石三鸟  “应该承认,在改革开放初期,必要的行政审批有利于加强市场监管和明确管理目的,但随着市场经济的快速发展和社会的进步,繁多的行政审批已经形成了壁垒。”李拓认为,一直以来,政府的有形之手对市场的过度干预,产生的负面影响越发突出,对市场的控制和监管不利于市场自身发展,一方面造成了腐败滋生,另一方面也对市场主体的活力形成了制约。  “审批权力的泛滥在社会方方面面都有体现,这从本届政府履新一年来的五次减少和取消行政审批项目就可窥一二。”李拓表示,国务院提速布局简政放权,重申了一个明确的方向,即应该交由市场的就要交给市场,政府只需要管好自己的事情,不要过多干预市场自身这一无形之手。  据记者了解,在2013年5月、7月、9月、11月,国务院通过下发决定,先后取消和下放了117项、50项、76项、68项行政审批项目,会同本次取消的64项,对各行各业的生产经营、工程建设、项目管理、证照核发以及原本对经济社会参与主体的多类行为进行限制的审批项目予以取消和下放,影响范围和程度可见一斑。  在李拓看来,减少行政审批,进一步释放市场主体活力,政府和市场各归各位实属必然。“本届政府采取高密度、大力度减少和下放行政审批,提速布局减速放权这一方向毋庸置疑。由此产生的积极效用以及可被期待的改革红利同样值得关注。”李拓说。  用李拓的话说,简政放权可以达到一石三鸟的作用,一是可以进一步释放市场经济主体活力;二是可以减少权力寻租和腐败现象与行为的发生;三是有助于降低政府行政成本,提升行政效率。“何乐而不为。”在他看来,这将对厘清政府与市场、社会边界,釜底抽薪防止腐败,以及推动政府职能转变带来积极影响。  改革阻力巨大  实际上,从2001年国务院成立行政审批改革工作领导小组至今,国家有关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步伐就从未间断,尽管取消的行政审批项目逐年递增,但实质进展缓慢,难免给人“雷声大,雨点小”的固有印象。  李拓认为,导致这一状况的始作俑者,正是隐蔽于权力背后的利益。“大家都在担心,在贯彻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进程中,往往会出现明减暗增、隐性审批大量存在的结果,原因就在于,既得利益者还想将利益攥在手里。”李拓强调,新一届政府明确表示,绝对不允许明减暗增,要杜绝反弹,该放的必须要放,要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减少行政审批,提高行政效率。  尽管本届政府的改革决心已表露无遗,但摆在政府面前的改革阻力却依然巨大。李拓表示,针对政府自身的改革,本来就有着巨大阻力,而触动利益的改革则如同逆水行舟,正所谓“动利益比动灵魂都难”。  李拓呼吁,在推进简政放权的道路上,必须形成明确可参照的检验标准,除了检验一项审批权力的取消和下放是否触动了现有利益格局外,两项硬性标准必须达成:一是是否对生产力的释放带来有利影响,即是否在下放审批权的同时促进了生产力发展,带动了市场主体的活力释放;二是是否减少了腐败现象、腐败行为的发生。  在李拓看来,随着改革步入深水区,对利益格局的触动就会越强烈,阻力同样也会成倍增长,因此,我们期待改革红利进一步释放,必须要在明确法治型政府和服务型政府思路的同时,兑现所有改革承诺,杜绝出现反弹。  “因此,一系列经济社会领域的改革核心,还是要围绕重整利益格局展开,我们要有决心、有勇气对阻碍社会进步和发展的现有利益格局进行彻底地改变。”李拓说。  政府要避免既掌舵又划桨  在国家明确推进简政放权政策方向的同时,也意味着未来在经济社会各领域的监管需求将进一步增强。李拓认为,简政放权意味着我们要从以往的“重审批轻监管”向“轻审批重监管”过渡,这就要求政府必须时刻把依法行政,构建服务型政府摆在首位,只有如此,才能不断完善市场环境,为市场主体以及社会民众提供更加科学、高效的参与环境。  而要实现这一目标,李拓表示,政府要避免在掌舵市场发展方向的同时肩负划桨重任。“政府要避免既掌舵又划桨。不该干的事情不能插手,不能又当裁判又当运动员。”李拓认为,如同划桨赋予行船动力,能够让市场乃至社会进步获取持久行进动力的来源应该是市场本身。  李拓表示,可以预见,如果能够按照政府预计的改革目标,市场活力和市场的高效运行程度,以及社会经济发展的进步程度,都将获得大幅提升。“这一轮改革非常关键,新一届政府的决心也是空前的,这对中国的深层次改革将带来重要影响。”李拓说,现在看来,我们的改革正处于“好吃的肉都吃掉了,只剩下非常难啃的骨头”的境地,要想一口一口地吃掉“骨头”,依旧任重道远。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