橡胶地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橡胶地垫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简政放权渐入深水区强化监管尤为关键

发布时间:2021-01-21 16:06:50 阅读: 来源:橡胶地垫厂家

简政放权渐入“深水区” 强化监管尤为关键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于8月25日至31日召开。其中,会议的一项重要议程是听取和审议关于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加快政府职能转变工作情况的报告。  “推进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不仅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客观需要,也是建设法治政府的内在要求,更是提高政府行政能力的有效途径,是从源头上预防和治理腐败的根本举措。”国务院审改办主任、监察部副部长李玉赋曾公开表示,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不仅将更大程度地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还有助于促进法治政府建设以及正确处理中央与地方的关系,同时也更有利于增强行政审批的透明度,便于公民、法人和其他社会组织对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监督。

数据显示,截至目前,本届政府共完成了513项审批项目的取消和下放。对此,接受中国经济时报采访的专家表示,如今取消和下放的审批事项的“含金量”一批高过一批,改革速度之快,一方面反映出改革的迫切性,另一方面也表明政府对于推动改革的坚定决心和力度,对于稳定市场预期,更好、更全面地深化改革起到了重要的引领和带动作用。  简政放权激发企业与市场活力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曾强调,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是转变政府职能的突破口,是释放改革红利、打造中国经济升级版的重要一招。  接受本报采访的专家也普遍表示,作为深化行政体制改革的核心,简政放权和转变政府职能也是发展市场经济、法治经济的保障。无论是减少行政审批,还是增强政府运作透明度,都是要推动政府角色的转变,激发经济社会发展活力,提高政府管理的科学化水平。  8月19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推出进一步简政放权新措施,持续扩大改革成效。为便利企业投资经营,会议决定,再取消和下放87项“含金量”高的审批事项,其中取消68项,做到能取消的尽量取消、不下放,避免遗留尾巴。李克强说,必须“痛下决心”,持续协同推进“放权”与“监管”,真正打造现代政府。  新一届政府成立之初,国务院各部门的行政审批事项达1700余项。李克强总理向社会承诺,本届政府至少要取消和下放其中的1/3,即567项。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本届政府共完成了513项审批项目的取消和下放,已经完成改革任务的90%。陆续下放了企业投资民用机场、城市快速轨道交通等一大批投资项目的审批权,同时还取消了企业投资乙烯改扩建项目核准以及煤炭生产许可证核发等。  5年的任务有望在2年内完成,改革的力度、强度可见一斑。  “作为本届政府开门的‘第一件大事’,简政放权也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先手棋’和转变政府职能的‘当头炮’。”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教研部主任张占斌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仅一年多,国务院取消下放的行政审批事项已逾500项,数量惊人,其中更有不少取消和下放的行政审批事项具有很高的“含金量”,激发了企业和市场的活力,可谓成绩喜人。  “简政放权一面连着市场,一面连着政府,在起到带动与引领作用的同时,更是一个重要的改革突破口。”张占斌说。  “本届政府目前已完成513项审批项目的取消和下放,而且一批比一批更有‘含金量’,也受到市场与社会的普遍欢迎。这既表明政府推动改革的坚定决心,也表明了政府继续推动改革的姿态。对于稳定市场预期以及更好、更全面的深化改革都起到了重要的引领、带动作用。”张占斌也补充表示,李克强总理曾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以及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工商登记制度改革激发了创业的积极性,同时有效带动了就业,对活跃经济起到了极为重要的积极作用。  改革进入“深水区”  在张占斌看来,如今,全面推进简政放权和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难度正在逐渐变大,可以说改革已经到了“深水区”。“就目前来看,今后每下放一批行政审批权,其难度也将越来越大。”  “改革的确已渐入‘深水区’。”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陈秀山对此也表示认同。“这主要表现在投资的审批权和垄断性资源配置的权利,以及涉及到国家经济命脉的重要资源分配审批权的放开,不仅触及到政府部门,也触及到一些国企的垄断部门的利益。因此,改革难度无疑将加大。”  而同时,也有人担心,取消下放审批事项是否会落入数字游戏的“圈套”?只是把几项审批权合并、从一个层级下放到另一个层级?  对此,张占斌表示,类似问题过去在一些地方确实存在过。“但本届政府已在此方面下了很大气力,中央编办、国务院审改办等均贯彻执行中央精神逐项与各部委进行核实确定工作,今后‘打包’审批权,从一个层级下放到另一个层级的做法将变得难度极大,其可能性也将很小。此外,今后也一定将有更多的行政权力透明公开化,甚至包括权力清单的公布。”  张占斌进一步表示,今后在简政放权、转变政府职能改革道路上仍将面临诸多问题与挑战。  首先,改革对于各部委来说无疑是一场“自我割肉”式的革命,有些地方也将会产生“为难情绪”。截至目前,国家已陆续下放大批审批权,但仍然有着相当大的下放空间,简政放权改革今后也仍将继续推动。“今后,我们应从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的大格局来考虑中国政府职能转变的调整。”  其次,目前来看,国家进行审批权下放的重点仍在经济领域,今后应更多地在社会领域进行权力下放,包括教育、卫生、医疗、养老等多方面。“此外,除了行政审批权的下放以外,诸如评比、达标、认证以及变相收费等项目也应尽量减少甚至取消,以尽可能降低市场门槛。”  最后,权力下放之后的市场监管问题。李克强总理多次强调,权力不能“一放了之”,要重点加强对事中、事后的监管。放权要放到位,监管也要管到位。现在很多地方政府在监管层面非常欠缺,今后仍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学习过程。“监管如不到位,今后势必会出现更多新问题。”张占斌强调,从某种意义上讲,简政放权改革的成败,取决于是否能做好对事中、事后的监管,对事中、事后的监管无疑将成为今后改革道路上的关键性问题。  陈秀山也强调,今后改革面临的重点问题是权力下放之后的监管。“政府今后应更好地在监管层面发挥作用。”陈秀山表示,各级政府、各个部门,可能更愿意把住审批权不放,而对监管的积极性和动力并不高。因此,简政放权的监管工作必须要跟上。这也是政府职能转变的一项重要内容。  张占斌认为,简政放权,转变政府职能,虽然是深化行政体制改革的核心,但并非全部内容。今后,我们应给予改革更多期待,简政放权改革也应更多地与其他方面改革综合配套进行。  注意“放”、“管”结合  张占斌对本报记者表示,下一步,我们仍须从以下四个方面继续稳妥扎实地推进简政放权的各项工作,切实激发经济发展的活力。  一是要积极探索建立规范、全覆盖的政府权力清单制度。“从中长期看,我们在进一步做好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同时,简政放权还要向更深、更广的领域推进。”  二是要注意“放”、“管”结合,并保证监管到位,这也是今后改革的核心。简政放权主要目的是为市场主体地位的充分发挥创造条件。现在看,一些部委和地方政府还有进一步取消和下放权力的空间,全社会还期待更有“含金量”的简政放权。“但权力取消、下放不是一味地放,也不是‘一放了之’,简政放权必须要强化监管。”  三是要在简政放权过程中做好反腐倡廉工作。  四是在简政放权过程中增加社会参与力度。“简政放权不是政府的‘独角戏’,而应该将企业、居民、社会组织等利益相关方引入决策、执行、评估、监督等全过程,使简政放权更具针对性和科学性,努力实现群众有呼声、中央有要求、地方有行动。”  陈秀山最后也强调,今后对于改革工作的重点方向大致包括三个方面:首先,要消除国有企业垄断性控制资源的权力,能交由市场配置的就交由市场来配置;其次,也是尤为重要的一点,要将民企的发展束缚真正放开,让民营企业、社会资本不受限制地进入现有的垄断部门,真正展开竞争;最后,对中小企业,特别是创新型的中小企业,要给予其更大的市场活动空间和政策倾斜、扶持。“创新型中小企业,对于目前正处在经济转型升级重要时期的中国来说,无疑是一支非常有潜力与活力的力量。”因此,在陈秀山看来,这也将是今后须引起高度重视和重点关注的问题。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