橡胶地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橡胶地垫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音乐人的紧箍咒

发布时间:2021-01-22 08:51:31 阅读: 来源:橡胶地垫厂家

“对于一个需要资金的创意项目,投资商要看的不是几百页纸的说明,而是仅仅几页纸的创意内容和盈利模式。”——王德友

音乐产业难得投资商青睐

“我觉得音乐产业没法融资!这些年来,我看到身边一些‘先驱’已经成为‘烈士’。恰恰很多第一批融到钱的机构正深陷窘境,越融资越被动。”著名音乐人小柯坦言,“现在海内外唱片公司都在想尽办法找赚钱的办法,但据我所知,到今天为止,没有一家成功的。流行音乐赚钱还是靠艺人的演出、广告代言等。”小柯无奈地说道。

其实,近年来圈到钱的音乐公司不在少数,太合麦田就分别在2004年、2006年获得2000万元人民币和900万美元的投资,但音乐产业在2007年跌入谷底,太合麦田也难逃大环境低迷的影响。“根深蒂固的问题是,一个产业生存和发展下去的前提是能挣钱,投融资机构也是为了商业回报,不解决盈利模式这个前提,什么融资都是奢谈,而这个行业恰恰就缺乏盈利模式。你跟人都张不开嘴。人家问你计划,几年内的数字是多少,市值多大,你可以编故事,把投资商骗得一愣一愣的,但是两三年后呢?一个连今天能怎么样都不知道的产业,圈钱也延缓不了衰亡。”小柯说。

音乐产业融资需有良好盈利模式

抛开免费下载、盗版这些备受诟病的因素不谈,小柯认为,真正扼住音乐产业喉咙的其实是商业模式的缺失。音乐产业的发展需要一个长期稳定的模式,没有好的盈利模式和消费者买单的真正的产品线,音乐市场就永远存在断层。“而且音乐产业的产品并非实体,而是一个个活人,人的变数太大。”小柯表示,这些是音乐行业与其他行业最大的不同。

中科招商投资(基金)管理公司董事长王德友头一次参加音乐产业类投融资座谈。他开玩笑地说道:“以前开一些类似的座谈,我往往是要睡觉的,但是今天我没有。”在他看来,现在音乐产业确实有一些很突出的问题需要解决。在投融资方面,很多情况唱片公司并不需要去找融资,而投资商就会找到他们。因为他们有自己的品牌,而这些仅仅是一些大的音乐公司,我国中小型企业总数大概是4240万家,其中民营的就有3000万家。这些企业由于没有一定的知名度是很难融到钱的。为什么难?这就是我们国家政策、各级贷款公司还是远远跟不上产业的发展。尤其是新兴的文化创意产业项目,如果要融资,就必须具有投资商所看重的创意点,也就是商业模式。

创作不仅要讲“故事” 更需盈利点

今年4月份,王德友去了趟广西南宁,看到了《印象·刘三姐》。这次演出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当时这场演出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崭新的实体盈利模式。据我了解,在项目刚刚开始起步的时候,完全是通过‘忽悠’的手段让政府给了几百万和几十亩的土地。这其实是一个很好的投资案例。项目在做的过程中,我们不光要会讲‘故事’,更要去考虑这个创意的盈利模式。作为投资商,当看到一个商业计划书时,如果其中有很多很亮的创意和良好的商业模式,那么投资商肯定会把钱掏给你。最近,我们投资5亿元给安徽的一个轿车项目,而这个项目竟吸引到37家投资商抢着要求投资。因为这个项目拥有前沿的技术、良好的商业模式。”王德友强调,“作为创意者要做的,首先是自己的创意一定要说服自己,并在小的市场范围内不断完善盈利模式”。

音乐产业缺乏专业管理团队

刚刚从美国进军中国市场的龙霖资本有限公司,在短短的时间内就先后给中国的几家网游公司注资。在龙霖资本有限公司董事长特别助理吴宇萍看来,一个投资商更加看重的,并不是一个新颖的盈利模式,而是管理团队。“唱片公司作为一个发展很悠久的行业,到目前为止,盈利模式基本还是靠传统的一些方式,例如:歌曲内容销售、彩铃及歌手。虽然比较传统,但是我认为,音乐行业还是一个比较有希望的行业,因为我们的产业基础还是比较丰厚的。我们有优秀的词曲作者、营销团队、营销渠道,但是缺乏的是管理团队。现在的音乐公司很多都类似散兵游勇,缺乏凝聚力。在我们看来,音乐产业并不是一个成熟的产业,因此投资的信心也就不是很大。”吴宇萍说。

此外,在吴宇萍看来,中国的流行音乐似乎是背离了“流行”的概念。“我了解在美国,一首好歌的制作成本就高达上百万元。而我们一张专辑所用的钱还远远不如一首歌曲的成本。那么我们做出来的音乐又怎么能跟高成本的去比呢?在整个流行音乐中,我们似乎总是在跟随世界的潮流,为什么中国的音乐不能引领世界的潮流?其实,类似中国风似的音乐得到欧美地区的广泛好评。周杰伦引领的‘中国风’使得很多投资商追着向他们投钱,在传统的盈利模式中,一样存在着吸引投资商目光的地方。”

D 以内容垄断对抗渠道霸权

“不管今后音乐产业如何发展,我们都需要一个良好的音乐产业环境。”——赵国栋

张志远从2003年开始投身数字音乐产业,他认为,“音乐产业走到今天不是数字化革命冲击的,地震、奥运会、SP运营商政策调整等的影响也只是表面因素。根本原因就是这个行业先天的病根——运营水平的落后、商业化程度太低。制作以外的环节都非常不专业,不管是宣传、艺人定位、演艺经纪,还是公司的商业模式,或是把控一首歌或艺人如何走红,完全就是赌博、玩彩票的水平”。

2008年,张志远得到融资创办北京爱朵文化,致力于包装中国的偶像艺人。他的三个投资方分别是,中国最大的在线音乐网站易听音乐网、酷狗音乐和业内某著名风投公司高层个人的天使投资。“这几家公司正在这个产业链里布局,在产、供、销各个环节都投资了企业,我是他们产业链上的一枚棋子。”他坦言自己拷贝了日本杰尼斯事务所的商业模式。杰尼斯垄断了日本一半以上的男艺人,几乎主宰了日本的娱乐界,他们的盈利模式是这些明星艺人的衍生产品和商业活动,从而支撑起上市公司的规模。“娱乐产业本质是垄断的,现在渠道是垄断的,如果内容上不以垄断来对抗的话,是永远没有议价权的。”

音乐产业社区化

赵国栋认为,未来的几年内,我国的音乐产业应该朝着社区化发展。“新兴的社区网显示出与门户网抗衡的巨大潜力,这是一个大的发展趋势。为了顺应这种大趋势,我们应该把音乐社区化,通过听音乐与爱好音乐的人结合起来。比如按照不同的音乐风格结合起来等等,形成一个音乐社区。但是不管今后音乐产业如何发展,我们都需要一个良好的音乐产业环境。”赵国栋说道。

体彩助手

魔灵传说

少年悟空传

新浪彩票下载手机版